av狼网址_先锋影音av_色爱综合网欧美Av_在线av_东方av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eagleyemodels.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熟女同事成为我的炮友

时间:2018-01-14 我叫阿龙今年25岁,两年前刚退伍进公司,是一间美商公司,全台共有5个分公司,而我们为新竹分公司,单位里有一主管55岁、两个小姐(会计李姐今年34岁,巳婚、行政小音今年25岁未婚)两人的共同点,就是身材特别好,都是我平常自己来的幻想对象,这也是我不想离职的原因、2个业务(我和一位32岁的祥哥)与一位老司机、阿发52岁;因为没几只猫,久而久之大家就混的很熟了,感情不错。
我呢自己租房在外,而因为如此,李姐很照顾我,下班后常叫我去她家吃饭,久了,我跟李姐的先生与小孩都很熟;进出李姐家像在走厨房一样,平常或假日我有事没事都往她家里跑,而李姐待我也像弟弟一样。
这一天星期六,早上大约10点,我也是无聊,因此一如往常,往李姐家跑了。到了李姐家,我在楼下按电铃,等了约莫一下,没人开门;奇怪,要平常她儿子早就开门让我进去了;再按一次,对讲机终于出声了:谁阿!?(正是李姐的声音)。
「喔!李姐,是我、我是阿龙」。
对讲机:「你等一下,我帮你开门」。
一下子,李姐下来了,但她门一开,我眼睛为之一亮,她可能还在睡又不好意思让我等太久,因此穿着睡袍下来开门(粉红色透明连身,里面黑色的内衣裤)、一眼全看透,秀出了李姐美好的身材;估计应该是D罩杯(事后证明是如此)。
「早!」
但我早已经失神了(因为小弟自从兵变至今还没再交女朋友,只有在网路看看美女图或A片,好久没见到真材实料了)。我恍神着,眼睛钉着李姐身上看;而李姐也注意到,但可能是她一直以来都把我当弟弟看待,因此她敲了一下我的头,说到:「厚~~太久没碰女孩子了喔、早!」。我脸红着说:「早!」。
进到客厅、李姐先去厨房到了一杯水顺手拿了报纸给我;但打从一进门我跟在李姐后面上楼,我眼睛一直没离开她身上,而我的小弟也打从一进门就升旗了;而李姐东西拿给我后转身就进房去,可能也不好意思这样的穿着继续在我面前了。而我则翻翻报纸。
不一会儿、李姐从房间出来,着白色V领T恤,下面则穿一件运动裤:吃过早餐没。
吃过了,杰哥和小康(李姐的先生儿子)呢。我问着
李姐:他们回乡下去了,今天乡下在热闹,他们回去吃办桌了。
喔!那李姐你怎么没回去阿。
李姐:没,因为我下午要去同学会,老同学从国外回来,很久没见面了,难得机会,所以我就没跟他们回去了;到是你,那么早跑来,又想找我老公下棋阿。她边说边泡咖啡,而我就坐她正对面的沙发上。当她弯腰到桌底下拿咖啡时,V领的上衣若隐若现,D罩杯的好身材,又现在我眼前。
嗯、对阿,想说一大早没啥事,找杰哥下下棋,打发打发时间。边说着、我眼睛一直离不开李姐的V领。而我刚放鬆的裤裆一下又顶起了。
李姐:好吧!反正我空着也是无聊,我陪你下棋吧。来、你去书房把棋盘跟棋子拿出来。
好!我先喝杯水降降温,便起身走进书房拿象棋;但奇怪,今天象棋怎么不见了,以往都放在柜子上的;我随口问:李姐!象棋怎么不见了!?
李姐:对了!昨天我老公他朋友来有玩,我把它收起来了。说完,她走进来,在另一个柜子上拿出;可能是我跟在她后面靠她太进,她拿到一转身便撞到我;碰!手上的象棋便散落满地。「啊..对不起!」我说着。
没关係!赶快捡一捡。李姐说完便弯下腰,手与膝盖着地,开始捡象棋。
而我也赶快蹲下捡;但打从李姐一弯下她的v领开放,D奶又现在我眼前。我马乎着捡棋子,眼睛完全没离开D奶,真是漂亮。
捡着捡着,李姐顺着捡棋子的方向而转过身,变成臀部向我,而我在她身后,有点失望;但从后面看,她不大不小的屁股,实在让我受不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决定豁出去了。
「李姐!」我喊完之后,由于她蹲着背向我,我直接将她的内裤与运动短裤拉下,煞那间,她的小穴成现在我眼前;而李姐可能也是吓到,立刻转身坐在地上顺势要将裤子拉起;我则向她扑上去,将李姐压在地上;此时,兽性大发,而李姐挣扎着,试着将我推开,但此刻她的力量怎么有可能大过我,也可能还顾虑着怕太大力伤到我,因此、我轻易的将她压制住。
「阿龙….不要阿…….你不能乱来阿……我是李姐阿。」
我哪听的进去;我的左手早已伸进衣服内隔着胸罩抓住李姐的d奶,右手则迅速的将我的裤子退去,我憋了很久的粗欣赏,蹦的一下弹了出来;将粗大的阴茎对準了李姐的穴,正準备向前顶。而李姐挣扎着,心一急、手直接就从我的脸颊打了一巴掌:「阿龙、你不能这样。」
而我也吓到,突然间李姐把我推开,起身将裤子拉起转身往她的房间跑进去;碰、把自己锁住;只剩我恍神着坐在书房,眼下我自己也吓住,不知如何是好!?
约莫过了一下,我起身将裤子穿上,走向李姐房门外;「李姐、对不起!」我说到。
「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李姐在房里大声叫着
对不起!说完我直接离开了。回到了家里我一直回想,虽然很对不起李姐,但李姐的d奶握在手中那美好的感觉,让我的小老弟又发涨了,只好幻想着,自己解决。
自那事件后,李姐对我变的很冷淡,在公司不会跟我讲话,更不用说下班找我去她家吃饭;后来过了半年,到了公司一年一度的尾牙,由于我们公司在各县市都有分公司,因此尾牙都是交由旅行社办理2天1夜外出旅游;今年举办在花莲那鲁湾,因此早上0600就要到火车站集合出发;而公司举办活动,只要是直系血亲皆可参加;就这样李姐带着她老公与小孩参加。
早上提早到了火车站,等了一会而突然有人叫我;「阿龙~~」我转身一看,原来是李姐她老公。
「早阿!杰哥。」我回答着
早!嘿~你怎么那么久没来我们家了,我还以为你离职了,问阿芳(李姐的名字)她也不讲;怎样最近好不好阿,等会我有带象棋上车后再来战个三百回合。
而我看着象棋,让我又想到那事,心想、李姐应该是没把事情说出,还好,不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我转头看着李姐顺说到:李姐、早!
李姐摆臭脸转头不理我;只有小康跑过来抱住我说:「大哥哥你为什么那么久没来家里玩了。」而李姐很快的动作便把小康拉走说到:「你早餐赶快吃一吃,不要去吵别人。」
而接着大伙也都到了,上了火车,一路开往花莲了。到了饭店,放好了行李,就準备参加尾牙餐会了。
每年尾牙,因为不用开车,又住饭店,喝醉就直接回房睡觉,因此每年董事长都带头沖,而今年也不例外;通常吃完饭,有小孩的,妈妈会先带回房睡觉,因为一定继续喝,每次都搞到很晚才结束,而李姐也早早就带小康回房睡了;酒过三循后,大家也差不多醉了;尤其李姐的老公,酒量很差,每次也醉第一个,从我进公司,每年都是我扛他回房睡;结束后,我按照往例,将杰哥扛回房;叮噹!我按着电玲,李姐开门,便骂:又喝成这样,又不是你尾牙,每年都喝醉。说完,便将杰哥的手撑起搭在肩膀上,我俩便一起把他扛到床上,然后李姐则将他把鞋子脱掉;而我则站在床边帮忙,我和李姐合力将杰哥身上的衣服、裤子除去,剩下四角内裤;过程中,我眼睛不忘从李姐的领口瞧瞧d奶;完成后李姐看我可能也喝多了,先倒了一杯热水给我,然后弄了一条热毛巾将杰哥的身子擦拭。
我开口说:李姐,那一次真对不起…….
「不用讲了,你也喝多了,热茶喝完赶紧回房睡觉了。」
可能晚上我真的喝很多,一瞬间我想要吐,便迅速冲进厕所找马桶;而李姐则跟进来在我后面拍着我的背;说到:干麻要喝那么多。拿了条毛巾给我擦拭。
我吐完起身,跌跌撞撞的要回房;李姐走过来扶着我说:「你看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那么爱喝,我扶你回房。」便把我的手撑在她的肩上,问我住几号房。
1306,说完我把钥匙给李姐,往我的房间走去;给李姐撑着,我的手有意无意促摸李姐的胸部,而李姐的髮香加上阵阵体香…我已经快崩溃了,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但本能的反应对我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裤子里的肉棒和我的神经一样处于崩溃边缘。进入房间后,她把我扶至床边,我假装绊了一下,冲到她身上,可能用扑比较準确,顺势将手放在她的d奶。
李姐带着责怪的目光看着我,说到:「你不要再乱来。」
酒精作怪、我终于克制不住自己,;在床上将硬邦邦的下体紧贴在她的下体。她吃惊不小,拚命用手掰我的胳膊,想挣脱。我紧紧地抱住李姐,并将嘴贴近她的耳根,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身子颤抖了,同时嘴里发出压抑的闷哼,并左右猛摆,想挣脱我。
「李姐,我好喜欢你」,说完一只手将她的双手紧紧扣住,并上伸压在床上,另一只手滑向她的胸前,那两个乳房在我的揉捏下,弹跳着一会儿併拢,一会儿分开,并随意变换着形状,我已经无法控制手上的力量。
李姐大叫着:「阿龙别乱来,不要阿…….」但因为五星级饭店隔音设备作的不错,我不担心她的哭喊会被人听见,我用嘴强吻着她,当我的舌头与她的舌头纠缠的时候,拚命的吸吮,她只从嗓子眼发出隐隐的哽咽声。她越是挣扎,我越是将身体压得更紧,我的手从她的胸前往下抚摸到腹部,即平坦又柔软的腹部,伴随着急促的呼吸,一紧一鬆,没有多做停留就顺着小腹向下面攻去,她挣扎的更厉害,但根本无济于事,没有任何阻碍的我插进她两腿之间,隔着内裤揉弄她的密口。她无法使上劲,只能无谓挣扎。
「你放开我,我求你了,啊…不要…呜…你怎么可以又这样……我……呜……嗯嗯……哦……放开我……嗯……哦……哦……啊啊……嗯……嗯……不……可……以……」
这次我并没有像上次那么急促,我则继续挑逗李姐。
「阿……龙……不……要……呜………哦……嗯……哦……啊……嗯……」
在我的软硬兼施下,终于李姐被我挑逗得情慾战胜理智了,身体开始慢慢的配合我;虽然嘴里说不要,身体却很想要我的爱抚,也渐渐的放鬆不在用力挣扎;此时我已经可以轻易把李姐的小内裤脱掉时,用手指在李姐的小穴外挑逗着,延着阴唇外围抚摸。
我先用手指揉捏李姐的阴蒂,当我用中指插入小穴时,李姐还主动把屁股抬高迎接我的侵入。而两颗大肥奶我当然不会放过,用嘴吸吮玩弄着。没多久李姐的阴道开始分泌淫水,让我的手指更方便插入,于是我迅速的把裤子脱掉;终于憋了很久的粗欣赏,再一次弹了出来呈现在李姐面前;将粗大的阴茎对準了李姐的穴,準备再一次的向前顶。
「不…..行…..呀…阿……龙……不….」李姐还是展现了最后女人应有的矜持。但此时的我,一刻也不容缓,立即将粗大的阴茎往李姐的小穴推进。
终于,我进去了,我说到:「李姐…我的美丽性感女神……我终于干到你了……嗯……你是我的了……」
我用全身的力量肏进李姐的穴,抱紧李姐的翘臀抽插着,嘴里还含着李姐的d奶吸吮着。专心享受梦寐以求、美丽动人的肉体。
「嗯…阿…龙……不可…以…啊……哦…嗯……哦…」
我一边干,一边玩乳房,一边吻着李姐的双唇,吸吮着李姐的舌头,让我快感连连地疯狂抽插着。
「滋……啪……滋……啪……滋……啪……滋…啪……」
约莫抽插三、四百下,很快的,我感觉到,李姐的高潮来了:「哦……啊……我……要……哦……要去了……哦…」李姐可能还在矜持或是不好意思,因此小声的叫着。
这时我故意停止抽插,趁李姐被我干的失去理智说到:「李姐、你说什么!你要什么…大声说出来..」说完,我故意用力顶了一下,将整只硬棒没入穴里在抽出。
「啊…..你…好可恶…..嗯……..得了便宜还卖乖……」李姐脸红气喘的说着。
我心里暗爽着说:「大声点..你要我怎样啊…」再一次的用力向前顶了两三下。
李姐已经受不了我这样的抽送,说:「啊……算我求……求你……快……给我……啊……嗯……」
我心里高兴着:成了,已经被我完完全的征服了。
「嗯……嗯……哦……滋……啪……嗯……哦……滋……啪……嗯……」我加速着。
又做了大约五分钟后,可能是喝酒的关係,搞得李姐持续高潮了两三次我还没感觉要洩精;于是我将李姐转过身趴在床上让我从后面插入,让我快感连连持续抽插着。渐渐的、我发觉到李姐的叫声越来越大。
「…….舒服吗…李姐…」..边抽插着我的手也没停止玩弄李姐的d奶……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李姐并未出声,但从她头入的表情及叫声应该可以知道她现在的状况是极度享受着。
饭店里都有大镜子,看着镜子里的我和李姐,眼前被我干着的,是我每次自慰性幻想的对象之一(另一个是小音);镜子里的李姐,成熟且动人的肉体,那双奶因被我抽插身体而震动着;此时的我看着李姐的屁股浮现了另一个想法,李姐的人较为保守,另一个洞应该不会让她老公玩过(事后我问李姐,确实没被她先生碰过),因而想探探李姐的另一私处,并成为她第一个男人;于是我将硬棒抽出,转而推向李姐的菊花部位,向前推进。
「嗯……不要……痛啊……不要啦……嗯……」李姐叫着,身体也往前移了一点。
而我也未停下,双手抓住李姐的腰部往,把鸡巴慢慢插进李姐的屁眼里;一瞬间,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哇……舒服…..不愧是未开发之地…好紧……』
而李姐的屁股大概初次被鸡巴插进去,遭受到刺激而蠕动着,让我差点就洩出来了。李姐好似有感觉似的,手脚开始挣扎,却被我压住了。
「嗯……不要啊……痛啊……不要啦……嗯……呜……呜……」
我先不管她,开始轻抽缓插着,抽插十几下后,此时李姐也慢慢配合着,我的抽插速度也渐渐加快。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传片整个房间。
实在太紧了,我感觉龟头髮烫,我知道我快要射了,加速冲击:「哦……阿…李姐…我……快……出……出来了……哦……哦……啊……」一阵热流窜到脑门,要射了,把热热的精液射进李姐的屁股里。射完后我趴在李姐的身上,肉棒还插在屁股里面,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好舒服….感觉太棒了….李姐..你真是个尤物啊」我翻身躺下并说到。
此时李姐并未出声,但却哭了出来:「你~~呜……你…呜……呜……」欲言又止的起身走进浴室沖洗;留我躺在床上,可能是有醉意,一下子我就睡着了。
「铃~~铃~~」我半醒着看着时间:07:30分;原来是饭店的morningcall,起身走进浴室,虽然有点宿醉,头有点痛,但看镜子里的自己,回想昨晚的激情,肉棒立即升棋打招呼;而李姐昨晚可能沖洗完后就回房去了。此时的我,心理正挣扎着,不知待会遇见李姐会发生啥事;她会不会把事情摊开,告我强姦呢!?算了,头好痛,多想也是无意,船到桥头自然直;况且依我对李姐的了解,她应该会顾全,也保留自己的面子,应该不会讲出来。沖完澡后,整理行李,到大厅集合了。
「阿龙~~早!」转身看到李姐一家三人从远处走来,而杰哥跟我打招呼。
「昨晚喝醉了,每年都要让你扛回房间,真不好意思啊!你昨晚睡的好不好啊!」杰哥说着。
「还可以啦!」我回答着;此时我心想:yes!看样子果然李姐没把事情摊出。
而我转眼看着李姐;感觉到,李姐走起路来怪怪的,心想、一定是昨晚搞了李姐的屁股,让她现在屁眼肿肿的走起路来很不舒服;顺问到:「早阿!李姐,你呢?昨晚睡的好不好阿!」而我嘴角微微上仰,满意的偷笑着。
「哼!还敢讲!」李姐回答着,然后立即转身走开。
过了大约五分钟,大伙也陆续出现在大厅;而我则看到李姐往大厅的厕所走去,姿势还是怪怪的。我随即跟了上去,跟进女生厕所。当进到厕所,发觉里面只有李姐在,其他间都没人;我站在李姐门外待听到沖水声,门正準备打开时,我顺势推了进去,将我和李姐锁在里头。
「你还想干麻!昨晚被你弄的还不够吗!?」李姐可能怕被别人听到小声说着。
我故意说到,顺便也探探李姐的口风:「我是来赎罪的,昨晚真对不起,我喝醉酒做错了事情,我打算去自守,给你个交代。」
「这件事你可千万别说出去,你杰哥他是个保守、忠厚老实的人,你一讲我的家庭会立即破碎的。」李姐紧张的说。
「那我要如何做!?我会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我故意接着说到。
「不管!只要你不要将事情说出,我原谅你」李姐低头无奈的说到。
正合我意,我心理暗爽着;立即把话一转,露出真面目:「放心啦,李姐你对我那么好,待我如弟弟一样,只要日后你配合我,我就什么不说了。」
「什么!你还想要干麻!?昨晚被你弄的我现在走路很不舒服,你还想要我日后做啥事配合你!你不怕我去报警、告你」李姐生气的说到。
「嘘!小声点,你不怕被人听到阿!」接着我又说:「没关係!反正我单身一人,大不了进去关一关;而你呢!你不一样,我就不相信你摊开讲,不怕伤到杰哥与小康的心吗?」
「你……你怎么那么贼,我到今天才真正看清楚你的为人,亏我以前还对你那么好,把你当亲弟弟一样看待。你今天竟然讲这样的话……」
「别讲那么多了,生米煮成熟饭,看你是要配合我呢,还是我现在出去跟杰哥认罪…」说完我试探着转身开门要走出去。
李姐看我要出去,一紧张便叫到:「等一下!」在半推半就之下,李姐再次低头开口说:「这件事只要你不说出去,日后…….」说着便停下来了。
我看李姐已经屈服了,说到:「日后怎样阿…你刚刚说啥阿….再说一次…」边说边伸出右手向前摸d奶,真的是无法一手掌握,好柔软阿,下体也膨胀起来了。
「只要你不说出去,日后你要我怎样,我都配合你。」李姐低头小声的说。
「好!一言为定。」说完我脸贴过李姐亲了她一下;然后我将裤子脱掉,让早就硬的发烫的肉棒现在李姐眼前;「来~~帮我一下,早上看到你,我就想到你那美丽成熟且动人的肉体,害我一直搭帐棚。」
李姐怀疑、不好意思的讲「在这里!?空间那么小怎么做…….」
「嗯!也对,好吧!那就用你美丽的双唇帮我口交吧!」我不怀好心的说着。说完,我压住李姐的肩膀,让李姐蹲在我前面,脸部正对着我坚挺的肉棒。然后拉着李姐的右手握住肉棒。
「怎么做….口交…….我不会…..」李姐脸红着回答。
「阿…你跟杰哥结婚那么久…没帮杰哥口交过吗?」
「嗯….你也知道,我跟杰哥都较为保守….我们没试过其他较特别的….做爱时..也都保持正常体位而已…」
我心想…真是暴殄天物阿…杰哥怎么那么浪费阿;「没关係!我教你,用舌头与嘴巴,想像你在吃香肠一样。」说完,我立即用双手抓住李姐的头对準我的硬棒,由于女性的矜持,起初李姐不敢去吸,最后我主动把鸡巴凑到她嘴边,她才害羞地张开小口含住大龟头,开始用舌头舔弄我的龟头,然后整根含住粗长的鸡巴,不时发出「酥酥」的吸吮声,两眼含情哀怨地看着我,玉手也经由我的导引,温柔地爱抚着我的两个大睪丸。
「哦……真爽……你还真会吹喇叭。」
但此时,我看了手錶,差点忘记时间;索性抱着李姐的头,让鸡巴用力在李姐的嘴巴内抽送。看着李姐的美丽小口,被塞入自己粗长的鸡巴,也更加卖力地用阴茎抽乾李姐的樱唇。由于我的鸡巴太长,几次的长抽深插也干入李姐的喉咙,让她无口求饶,只有当鸡巴干得太深入喉咙时,才发出欲呕吐的声音求饶。
「哦……阿…李姐…我……快……出……出来了……哦……哦……啊……」
最后阴茎在李姐的吸舔与我用力的抽插,我吸一口气将鸡巴插到底快速的抽插了几下后,把热热的浓精喷入李姐的喉咙深处。
而李姐则迅速转身将浓精吐在马桶内,立即起身到外面水笼头漱口;而我则将裤子穿上走到李姐后面,用双手抱住李姐,捏了d奶一下,顺说到:「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说完转身开门,探一探有没有人,然后向大听走去了。
到了大厅,杰哥问到:「有没有看到我们家阿芳!快準备上车了,她怎么不见了….」
「应该在上厕所吧!在等一下看看,我先上车了」说完,我便拿着行李上车;不一会儿,李姐她们一家也上来了;就这样一路到车站,坐火车回新竹,结束这一趟丰收之旅。
日后果然我想要做爱、口交或者是肛交,李姐都配合我;不管是在公司厕所、我租屋处还是李姐家,只要一有机会或时间,我都会把握;而李姐也已经变成我的炮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