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狼网址_先锋影音av_色爱综合网欧美Av_在线av_东方av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eagleyemodels.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再获突破

时间:2018-05-16 蕩人心魂的媚眼中流转着令人不克自持的流光,她好像有些不相信眼前男人的反应,檀口中低低的娇吟了一声。
  「不要啊!」
  叶天龙的身躯一颤,感到自己的体内倏然冒出一股无名的慾望,毕竟他也是在花丛中打过滚的人,而且自身也练有奇术,很快就回过神来,心中暗暗吃惊,原来这个女子不但是媚骨天生的一代尤物,而且还是练有奇异的媚术,足以让世间的男人都为之迷醉。
  明白到这一点后,叶天龙压下心中的悸动,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恶狠狠地说道:「别再耍什么花招了,不然的话,就把你的衣服全部剥掉了!」
  女子哀怨的歎息了一声,垂泫欲滴地说道:「东督大人手握大权,妾身如何敢戏弄大人?
  如果说大人一定要脱妾身的衣裳,那就不用找什么借口了,妾身哪里敢生抵抗之心啊。」
  「好家伙,你的嘴还真硬啊!」叶天龙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怪笑,口中继续威胁道:「我先把你的衣裳剥去,然后将你绑在树上,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女子的美眸中闪过一丝的迷惑,但很快又低垂螓首,眼皮微微下垂。
  「好!」叶天龙喝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的双手分别抓住襟口的一边,作势要往左右拉下去。这个女子居然只是抬头用一种哀怨的神情望着他,不做丝毫的反抗。
  叶天龙不禁呆了一下,女子这种眼神真的可以让一个男人的心都要溶化。
  「难道说她真的是不懂武技吗?那她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呢?怎么可能看到玉珠的行动呢?」可他很快回过神来,想起玉珠的下落便一时火起,发狠道:「那就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了!」
  手上的内劲一发,裂衣声响起,雪白的肌肤在月色下闪烁着动人心弦的色泽。女子终有些变色,莫非眼前的男人真的只是一个不懂怜香惜玉的莽夫吗?或者说他是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
  「住手!」三个声音同时响起,数道人影出现在他们的周围。
  一道狂风乍起,如涛内劲直扑叶天龙,虽然是一尺以外,但已经撼动了叶天龙的护身真气。显然,这个攻击者有着可怕的实力。
  而让叶天龙更感到不安的是左边袭来的一股锐利无匹的剑气,剑身还远在三尺之外,砭骨裂肌的可怕劲气,已经先一剎那及体,几乎是没有什么困难地分开了叶天龙的护身真气,衣裳连同里面的肌肤一起内凹。如果是让它击实的话,绝对是承受不起的。
  危急的瞬间,叶天龙大喝一声,整个身躯往前面的女子方向倒去,将其撞倒在地上,自己一个人覆在她的身上,将全身的真气全部运到背上。
  显然没有料到叶天龙会出此怪招,那道怪异的劲风轰然击中了旁边的一张石凳,整块石头雕刻成的石凳立刻爆裂成无数块碎石,烟尘飞扬之中,随着四射的劲气飞向四面八方。
  有几块碎石击中了叶天龙的背部,两股劲气猛烈相交,碎石化成粉尘飞散,但也将叶天龙打得隐隐生疼。
  但最大的危机并没有过去,那道匹练般的剑气排空而来,冲开了飞散的碎石,即使是偏离了方向,但这一剑所蕴含的可怕劲气依然可以对叶天龙造成很大的伤害。
  一声娇叱,一道惊电飞射而来,正中长剑。
  辛西雅终于在叶天龙最需要的时候赶回来了,在她的后面,飞星、沙丹等女神战士纷纷飞身而来。
  快速的接触,兇猛的碰撞。两个人影同时倒退,在空中斜向翻飞,落地时几乎是同时稳下马步。势均力敌,两个人都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来人显然对辛西雅有这样的修为感到意外,没有再发动一次攻势,而是往后倒退了几步。
  在女神战士的护卫下,叶天龙站起身来,举目四顾。左首是一对天仙壁人,每一个人叶天龙都不陌生,正是尤那亚和艾琳碧丝,他们的身后还有数个彪悍强横的随从,是尤那亚的贴身铁卫五彪,五个身手超绝,武技盖世的好汉。
  右首的那一个男子叶天龙就不认识了,只见他一头长及腰部的白髮泛着银色的光泽,俊美的相貌和卓然的风采极具可看性,最怪的是他的手上带着一副黑色的手套。
  「堂堂的法斯特东督,居然会见色起意,欺负一个弱女子!」艾琳碧丝翻腕收剑归鞘,面带怒色的叱道。
  叶天龙的眉头一皱,伸手将地上的女人扶起来,关切地问道:「有没有受伤?」见她摇摇头,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便对艾琳碧丝冷笑道:「艾琳碧丝小姐真是好剑法,刚刚的一剑差点把我们两个人都毁掉了!」
  艾琳碧丝明艳的娇靥顿时挂上了一层寒霜,一旁的尤那亚冷声道:「强词夺理,一派胡言!明明是你将这位姑娘拖进来的,现在居然还振振有词指责起艾琳碧丝小姐来了!」
  抚琴的女子趁他们说话之际,抱起了那张七絃琴,疾步往白髮的男子这边行去。回过神来的叶天龙刚刚想伸手去拉她,却见到白髮男子的双手一扬,在空中作了一个十分美妙的手势,手套上的银线马上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大大的「断」字。
  叶天龙正在奇怪之际,发现这个「断」字居然会旋转着朝他飞来,一股大力从其中向他冲来,使得他的护身真气发出洩气的声音,不由得让他吓了一跳。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攻击手段。
  叶天龙退了二步,才将这一股气流卸去,虽然白髮的男子是攻其不备,但这一种神奇的武技所表现的攻击力已经让叶天龙暗暗吃惊不少。
  人影一闪,白髮的男子出现那女人和叶天龙之间,将抱琴的女人有效的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
  将冰冷的视线投向叶天龙,白髮的男子沉稳地说道:「来的时候听说法斯特的东督叶天龙叶大人如何的英雄,不想却是一个这等的人物。」说罢,一声的冷笑显出他心中的轻蔑。
  「报上你的姓名!」叶天龙并没有生气,毫不在意地伸手一点白髮男子。
  「白髮飞虎白飞虎!」男子昂然回道。
  「白髮飞虎,好名字!」叶天龙正色答道:「我本来就不想做什么英雄人物,大丈夫在世,只要能做到自己想做的事,就是最大的快乐!」
  白髮的男子微微动容,将叶天龙仔细看了看,突然说道:「在下受教了!」
  叶天龙突然对这个男人产生很大的兴趣,问道:「你是这个女人的丈夫吗?」
  白飞虎的脸上现出一种古怪的神情,回道:「我是她的保镖。」
  叶天龙啧啧两声,白飞虎不禁怒声道;「你想说什么啊?」
  叶天龙呵呵一笑,并不回答白飞虎的话,而是走到了艾琳碧丝和尤那亚的身前盯着看了一会儿。尤那亚和艾琳碧丝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正想发话时,叶天龙已经摇头晃脑地说道:「有如此出众的相貌,却没有与之相称的心肠,可惜啊,可惜!」
  在尤那亚和艾琳碧丝两个人发作之前,叶天龙已经哈哈大笑地转身对辛西雅她们说道:「我们走!」女神战士娇应一声,纷纷收起了武器。
  「妾身月如,叶大人记住了!」抱琴而立的女子突然柔媚地说道。叶天龙回头颔首道:「月如小姐,在下领教了!」月如妩媚一笑,风情万种,媚态横生。
  艾琳碧丝这时叫住了辛西雅,说道:「你有这样的身手,为何要助纣为虐呢?」
  辛西雅冷冷望了她一眼,「对于我来说,与公子作对的就是敌人!」
  望着叶天龙远去的背影,艾琳碧丝疑惑地说道:「这些身手可怕的女人怎么会对这个好色无德的男人这么死心塌地呢?」
  尤那亚的眼中闪过异色,缓缓地说道:「我知道这些女人的来历,她们是神族之一的女、神、战、士!」最后的四个字几乎是从他的牙缝里挤出来一样,一字一顿。
  玉珠等了好久,连屋子里面两个人的燕好之戏都看完了,叶天龙和辛西雅她们还是没有追上来,思前想后,她决定还是先回去再作打算。
  玉珠回到府第时已经是天色发亮,一个侍女见到玉珠连忙说道:「玉珠夫人总算回来了!
  大人等了很久……」
  玉珠打断她的话,问道:「公子现在什么地方?」
  侍女答道:「大人刚刚说他要去浴室好好放鬆一下。如果四夫人来了,就去后面的浴室找他。」
  侍女的话未曾说完,玉珠早已丢下她,飞身往后面的内宅而去。
  内宅的浴室是建立在一处天然的温泉之上,与其他的建筑物都隔了一定的距离,周围花草茂盛,古木森森。
  玉珠踏进云气氤氲,温暖如春的浴室,一股温热的蒸气就扑面而来,叶天龙正懒洋洋的靠在浴池的一角,闭目养神。
  「公子,我……」玉珠的声音传入叶天龙的耳朵,顿时让他跳了起来。
  「你回来啦,真是让我担心死了!」
  玉珠颇为感动地说道:「公子,我追到那个主谋的落脚点了,你们怎么没有赶上来?」
  叶天龙精神一振,重新坐下来,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位子,「来,坐下来,把详细情况说一下。」
  玉珠大大方方地脱去外衣,又除去了身上那一件窄小的大红抹胸以及绸制的小亵裤,让自己的半身浸入温热的水中,半躺半靠地坐在叶天龙的身边。
  听完玉珠的描述,叶天龙大感意外,不想自己竟然是作了吉里曼斯的替身,不过那个小飞燕居然会有这样的手段和心志,倒也不容忽视。仔细一想,也只有像她那样的身份才有可能接近吉里曼斯,好下那可怕的「鬼杀之术」。吉里曼斯可能花了不少的本钱才将那个特殊的小飞燕弄到府中供自己玩乐,不想却是请鬼上门,想想倒是有趣。
  不过这样也看得出,高老大的「暗香阁」一定和天河的人有关係,只是不知道她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有多重要?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能在艾司尼亚创出这样的庞大局面,的确是非常有实力的一个人。现在头痛的是,到底「暗香阁」里有多少人参与进来,如果说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动手,一定会引起艾司尼亚很多权贵人士的不满。
  玉珠微微歎息道:「那个所谓的殿下居然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做这样的事情,他真是一个狠心的人!」
  「其实那样做,就说明了他并不是真正爱那个女人!」叶天龙想了想,又道:「要不然,他就不配做个男人!会让自己的女人这样做,这种男人真是混帐无耻到底了。」
  一时间,两个人都沉入自己的思绪之中。片刻之后,叶天龙很自然的将身边的玉珠揽进自己的怀中,虽然没有再说一句话,但玉珠清楚叶天龙此刻的想法。
  可惜两个人的温情享受不到一刻,就被外来的不速之客给打断了。
  细碎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接着传来了于凤舞和龙灵儿的谈笑声。本来想起身的叶天龙一时兴起,突然朝玉珠一打眼色,矮身潜到水底,躲在玉珠的身下。玉珠先是一愣,马上会意的笑起来。
  「咦,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啊?」当先进来的于凤舞看到只有玉珠一个人仰面倚靠在池边,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不禁微微一愣。
  「不是说叶大哥和你都在这里吗?」龙灵儿从于凤舞的身后转出来,也在一旁发问道,「我和凤姐可是来抓昨晚的逃兵。」
  玉珠轻轻地摇头,十分自然的语气说道:「没有啊,这里就我一个人。」
  「奇怪了,」龙灵儿喃喃说道:「那他到哪里去了?」
  突然她的眼睛一亮,「看,这不是叶大哥的衣服吗?人怎么会不见了呢?」
  「我不知道,回来的时候听说公子在这里,谁知进来时却没有见到公子的人。」玉珠一本正经地回道,「也许他换过衣服又到别的地方去了,说不定到二姐的房间里去了。」
  四下扫了一眼,于凤舞的明眸中泛起了一丝笑意,漫声对玉珠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我……」玉珠刚刚张口,蓦然打了一个颤,在水中不安的扭动了一下娇躯。她发现叶天龙居然在水下向自己作怪了,非但一双魔手在轻轻抚摸着她的雪臀幽谷,而且还得寸进尺的开始叩关叫门了。
  此时此刻,玉珠又不好太过明显,只好乖乖的慢慢地分张玉腿,开门纳客,将那频频叩关之物迎进自己的体内。在这样的姿势和状况下,感觉分外的强烈,逐渐被充实的满足感直贯脑门。
  轻轻吁了一声,玉珠才用一种不太稳定的语气说道:「我也是刚刚从外面回来的……」
  这时候,于凤舞和龙灵儿都发现玉珠的娇躯在水中轻微的扭动起来,一颠一蕩的,非常奇怪。
  发觉到于凤舞和龙灵儿都站在浴池对面看着自己,玉珠不禁娇颜涂丹,但又不好说什么,只有暗咬银牙,强忍冲击全身的酥麻感,在瑶鼻里面轻轻娇哼。
  叶天龙起先只是一种好玩,因为在水下看玉珠的娇躯,有一种特别的味道,特别是那丰隆浑圆的雪臀,散发着让人窒息的诱惑力,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摸,谁知道一摸二摸,倒先把自己摸得性起,是以才会有水下叩关之举。
  哪里知道一进湿热的花径,才知道原来这天下罕见的名器在此种情况会变得更为紧凑柔嫩,让他大呼痛快,欲罢不能。
  他运足气潜在水下,平躺在水中,使自己身体不会浮上水面,玉珠跨坐在他的腰上,而叶天龙的双手扣着玉珠的腰身,就这样,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水中交合的姿势,叶天龙在水下不停的运动着发动攻势,十分的享受,可把上面的玉珠害苦了。
  让人魂飞魄散的快美浪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持续不断地沖刷着玉珠的身心,特别是叶天龙那準确无误的出击,每一次都能击中她最敏感的要害,使得她忍不住想要娇哼呻吟,但想到于凤舞和龙灵儿就这么站在眼前,又不好太过狂浪,更为重要的是,自己刚刚帮叶天龙否认了他的存在,如果这个时候喊出来,那还不是不打自招了吗?
  不过事情就是这么奇怪,玉珠越是希望于凤舞和龙灵儿早点离开,她们两个人偏偏就站在那里不动,一直就这样看着她,和她说一些不着边际的闲话,这让她更加紧张。而她一紧张,连带着原本就紧窄无比的名器就更加有力的裹挟,而且那里的感觉就越发的灵敏起来,甚至连最轻微的摩擦都带给她几乎要昏眩的快乐。
  但于凤舞她们的话玉珠又不好不理会,她只好在快美之中强提精神,有一搭没一搭地答话,不时说出了风马牛不相及的答案来没有察觉出来。
  看到玉珠的娇靥越来越红,樱唇之间渐渐流露出越来越大的娇吟,于凤舞和龙灵儿相视一笑,然后慢条斯理地开始脱起自己的衣裳来。
  「她们也要下来,难道说她们早就发现了吗?」玉珠那被快美刺激得近乎空白的脑中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但此刻她已经无暇顾及这些,心中只有愈来愈强烈的舒爽感。
  而此时在水中的叶天龙也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变化,他原本所含的一口真气早已用尽,本来是需要浮出来换气的,但一来被这种从来没有试过的滋味迷惑,二来想等于凤舞她们要走的时候再出来给她们一个惊喜。就这样在他的一再坚持之下,居然又强忍了一段时间。
  一口真气完全变成浊气,如果再不换气的话就要昏迷了,叶天龙只好準备从浴池底上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脑门一阵空白,一种怪异的潜流倏然从他的体内涌出来,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刚刚在吉里曼斯的府中就已经经历了两次,只是一次非常短暂,根本没有什么具体的感受,另一次则是在半梦半醒之中,也没有这次如此的真切。
  充沛莫测的劲气在体内急速流转,身上的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每一次的劲气流转都将体内原来的浊气杂质从经脉中赶出去,叶天龙感觉到自己整个人是无比的神清气爽,感觉敏锐无比,甚至可以感觉到池中水流每一丝一毫的变化,这一刻真有一种自己无所不能的神奇感觉。
  在误打误撞之下,叶天龙终于和自己体内的暗黑大魔神融合了!
  因为这种在水中和玉珠合体的方式,恰巧暗合天地初开时阴阳混沌的本意,全身都浸在温泉水中的样子有如是人未出母胎时的环境,这正是与魔神融合时最适合的环境。更为巧妙的是玉珠正好又是暗黑一族的后人,也只有她的体质才可以全部引发出叶天龙体内那股魔神之潜力。
  池中的温泉水开始翻腾起来,逐渐增加的激荡之势让正準备要脱衣裳下水的于凤舞和龙灵儿感到十分惊讶,但对于龙灵儿来说,却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战慄和不安感在她的心中扩大。
  当一股庞大莫可名状的劲气从两个人的结合部位涌入玉珠的体内,那种似乎要昏死去的悸动让她再也忍不住大声娇吟起来。这一股劲气和玉珠体内原本的真气水乳交融,混在一起后急速流转于经脉之中,周天之后又从结合的部位回到了叶天龙的体内,引出他体内更加强大的潜劲后又再次流到玉珠的体内,就这样週而复始的在两个人的经脉中流动,传递,一次比一次强大,一次比一次充沛。
  浴池中的温泉水更加激荡起来,这里是具有地下活泉的温泉,水温非常稳定,但此时却突然变得沸腾起来,似乎是有什么神奇的东西在其中游动,使得池水涌动着,翻滚着,一波接着一波的拍打着四周的池壁,甚至发出了隐隐约约的海啸声。
  于凤舞和龙灵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情况,玉珠的原本雪白如玉的肌肤变得通红,似乎有什么光华在体内流动着。
  「这是魔神之气!!」龙灵儿终于知道自己的担心是什么了,她失声惊叫起来。
  于凤舞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一声长啸从水中发出,浴池的温泉水轰然四散,似乎是被一股大力从下面掀起翻转。劲气四溢,水箭飞散,叶天龙抱着玉珠从水中冲出,强大的劲气有如飓风一般将宽敞的浴室内一切东西都沖得七零八落,连上面的屋顶也被冲出一个大大的窟窿。
  见到叶天龙这副模样,于凤舞和龙灵儿惊骇不已,但她们两个人毕竟是见识过人身手绝世,心意相通的两个人立刻一齐扑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刚刚得到魔神之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常态的叶天龙和玉珠两个人制住了。
  如此惊人的动静早已惊动了府中的其他人,就连王师也匆匆赶来了。在他的指点下,于凤舞她们用当初晨月救叶天龙的法子将叶天龙刚刚生出的魔气化掉,让他得到了魔神之力,但又不会魔化发狂。但是不是真的就从此万事大吉,王师也不敢打保票,毕竟是世事难料,不过他也只是在心中暗暗思忖而已,说出来怕徒乱人意。
  也正是这样一来,叶天龙的魔神之力少了魔气的催动,威力少了许多,因此这时的他虽然已经跻身于顶尖高手的行列,但还是无法像真正的暗黑大魔神那样可以无敌于天下。
  而其中最得好处的还是玉珠,她因着暗黑一族的天赋,获得的暗黑之力让她的功力有了神速的进展,现在的她是完全超过了于凤舞和龙灵儿她们,甚至于连王师也不敢说比她高明多少,她现在所欠缺的只是经验而已,因为交手之时是生死一线,两个相差无几的高手搏斗,经验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